乾隆的诗写得有多差劲?4万首仅1首入选教科书,小学生都会背

宋代诗人杨万里曾有诗云:“个个诗家各筑坛,一家横割一江山。”在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历史中,能诗善吟的才子层出不穷,诗人们或飘逸、或豪迈、或婉约,各有其风格与特色。史书上所载传世作品最多的诗人,一般都认为是“六十年间万首诗”的陆游,其实乾隆帝比陆游写的作品更多,足有4万多首,只是大家很少会将他划分在“诗人”的范畴之中。

乾隆一生爱诗爱画,最出名的两个习惯就是:无论何时都要写诗,以及无论什么画都要盖章。作为皇帝,乾隆当然是爱做什么就做什么,也没人敢管他,即使皇上写诗品画的水平极其一般,底下的臣子也要及时“挽尊”,保证天子的威仪不打折扣。

纪晓岚就曾经为乾隆及时救场过一回,也就是这一回救场,让乾隆成就了此生唯一一首流传广泛的诗句,也成为了他4万多首诗中唯一被选入课本的作品。

这首诗名为《飞雪》,据说是乾隆到杭州西湖微服私访时所作。当时正值冬季,西湖畔大雪纷飞,天地间银装素裹。乾隆触景生情,想起了郑板桥的《咏雪》,于是随口吟道:“一片一片又一片,两片三片四五片,六片七片八九片……”接着就卡在了最后一句上。

此时空气陷入了沉默的尴尬中,幸而机敏过人的纪晓岚急中生智,接了一句:“飞入芦花都不见。”乾隆闻言怔了一怔,随即抚掌叫好,于是这首诗便这样流传了下来。

其实乾隆一生4万多首诗,并不是完全没有好作品的,他的诗作中只要是真情流露的,大多写得不错。例如他此生挚爱的元后富察皇后去世后,他于悲痛中写下的《大行皇后挽诗》:“恩情廿二载,内治十三年。忽作春风梦,偏于旅岸边。”这四句感情真挚,流露自然,是乾隆帝难得的佳作。

话说回来,写诗的确在质不在量,乾隆一生无数诗作,却比不上只写过两首诗的刘邦诗的流传度,一首《大风歌》千古未减豪情。还有岳飞的《满江红》,亦是人尽皆知的豪迈诗作。这两位也都不是专业诗人,作品也不多,却能以质取胜,皆因真情流露而已。

像如今流传千古的作品,几乎都是由有过贬谪、亡国等悲惨经历的诗人写作而成,对社会黑暗的认知,或者是内心历经沧桑的沉淀,才能将诗文与心灵契合,从而写出千年不朽的文字。乾隆帝是盛世帝王,一生未经历过乱世景象,写不出好的作品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。

不过在写诗这件事上,乾隆并不算是最差劲的,民国有一位军阀名叫张宗昌,他的诗作才是真的“千古未见”。同样是咏雪,乾隆帝至少能有一首列入课本,他的作品则是这样的:“什么东西天上飞,东一堆来西一堆;莫非玉皇盖金殿,筛石灰呀筛石灰。”

以及《游泰山》:“远看泰山黑糊糊,上头细来下头粗。如把泰山倒过来,下头细来上头粗。”时人不由得为之“绝倒”。

图文整理自网络